◎日照兴业典当有限公司◎
典当动态:
既要保护“唯一住房”出当人的基本生存权、又要实现合法典当债权!

   “唯一住房”抵债:由债权人以小房换大房、以差房换好房、以远房换近房的人性化兑现债权方式,是帮助政府承担了一定的社会保障责任。“最高院”权威人士认为:这仅是一个过渡性措施,随着社会保障体制的不断完善,这种责任最终会回归政府。   
 
 
 
     一、最高法院2005年司法解释需要积极落实
 
       2005年12月2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抵押的房屋的规定》,明确了债权人可以通过向以唯一住房抵押借款的债务人提供临时住房的方式,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债务人的抵押房屋。这种方式既保障了债务人的基本生存权,又使债权人得以实现合法债权,而又不失法律原则底线的司法举措。笔者在此进一步呼吁:如果银行和典当行对“唯一住房”以保留“基本生存权”后剩余价值置换“住房”,更为体现人性化,更有利于社会和谐!
 
该司法解释的主要条款是——
 
        第一条  对于被执行人所有的已经依法设定抵押的房屋,人民法院可以查封,并可以根据抵押权人的申请,依法拍卖、变卖或者抵债。
 
第二条  人民法院对已经依法设定抵押的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居住的房屋,在裁定拍卖、变卖或者抵债后,应当给予被执行人六个月的宽限期。……。 
 
        第三条  上述宽限期届满后,被执行人仍未迁出的,人民法院可以作出强制迁出裁定,并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执行。 
 
强制迁出时,被执行人无法自行解决居住问题的,经人民法院审查属实,可以由申请执行人为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提供临时住房。 
 
        第四条  申请执行人提供的临时住房,其房屋品质、地段可以不同于被执行人原住房,面积参照建设部、财政部、民政部、国土资源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的《城镇最低收入家庭廉租住房管理办法》所规定的人均廉租住房面积标准确定。
 
        第七条  本规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施行前本院已公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以本规定为准。
 
     最高法院颂布的上述新规定,是对2004年11月4日关于“唯一住房不得拍卖、变卖或者抵押”的“司法解释”进行了修正与完善,但又体现了和谐处理方式。2006年5月23日,黄浦区法院与沪上20余家银行为此召开“研讨会”,依据最高法院新规定,针对以“唯一住房”为借口消极还贷的“老赖”提出了相应方案:由银行提供临时住房,申请法院强制其搬迁,然后处置“抵押房”清偿欠款。当时不少媒体均作了《三大新招强制执行房贷欠款,消极还贷无退路》为题的报道。此次“研讨会”对执行新的司法解释形成了高度共识,积极推动了此后的司法实践。至少可以讲:大大地减少了“唯一住房”债务人以“基本生存权”逃避债务的概率。
 
而目前媒体所披露的“唯一住房”典当借款法院不予执行的案例却与黄浦法院和银行召开的“研讨会”精神产生了矛盾,似乎有一种消极趋势,也可能是因为对典当行业的偏见所致,不能不为银行和典当行业认真关注。
 
 
     二、对典当行业的误解和偏见需要积极引导加以改变看法
 
 
       我国典当业自1987年恢复以来,经过20年的不断完善和发展,至今已达3000多家,注册资本300多亿,行业人员超过23000人。2007年度共计典当放贷总额1000多亿元,仅上海地区2007年度就实现典当放贷总额130余亿元,其中房地产典当业务占了近60%,在金融市场中缓解了不可忽视的需求矛盾。
 
        银行是一条“融资大路”,典当行是一条“融资小路”,但地下“高利贷”市场是一条融资的危险之路。个人为燃眉之急才会找典当行借钱,“开发商”是要“停工”才会找典当行这个“小路”借贷。银行和典当行的“借贷”均在政府监管下运作,一旦不能兑现债权均会通过法律途径追索,而地下高利放贷往往会通过非法途径追索债权,也就是社会上经常出现的绑架、非法拘禁、殴打、伤害等暴力逼债事件。所以,典当行在金融市场中“拾遗补缺”,既有利于活跃经济,又有助于稳定社会,作用不可低估。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著名媒体,一直比较注重宣传典当行的积极功用,而我国的“影视”作品中则多数还是表现旧社会典当行的负面形象,再加上大多数人对“现代典当”不了解,并存在误解和偏见,其中不乏领导干部,记者和法官,所以在评论与处理典当纠纷中往往带着负面感情色彩,造成典当行“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不公平后果。在这种整体氛围中,即使有些客观报道也往往被曲解利用。如今年2月晚报《借出去的钞票为啥收不回来?》与5月法治报《投资者抵押唯一房产“刀口舔血”,典当行审核不严自吞苦果》的两篇报道,震惊了上海典当行业,从正面教育了典当行对房产典当借贷等相关手续会更严格把关,以免留下“过失”造成企业损失。但也有个别居心不良者曲解两文本意,以寻找借口编造典当行“存在过失”,或以“唯一房产”典当之由强词夺理拒不还债。友邦典当公司在当前遭遇一位典当房产借款100万元明明有还债能力却不归还债务,并躲在“抵押房”外拒绝办理延期手续,还振振有词地:“你们去诉讼告我吧……”。作为经历深刻“典当纠纷”教训的“过来人”,我要为此强烈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对新社会的典当行摒弃偏见,给予公道的评价和支持,以利于维护金融市场经济秩序。
 
 
     三、谨防“唯一住房”抵押贷款债务人利用典当行“审核不严”或“基本生存权”为由拒还借款。
 
 
      债务人因抵押的唯一住房面积小,地段又不好等因素被拍卖而会失去“基本生存权”,法院为了社会稳定“中止执行”,对此银行和典当行均会理解,为了社会稳定就是“不理解”也得“理解”。典当债务人中一些人确实属于投资经营失败,给予适当同情尚在情理之中。但是,有一些“唯一住房”抵押借款人实际上并不存在“基本生存权”问题。但典当抵押贷款,其中不少唯一住房在保留“基本生存权”后仍存在较大价值空间,如对这些债务人“同情”或“中止执行”,等于帮助了他们故意逃债。
 
 
   四、对典当行的“过失”或审核不严应“一分为二”
 
 
       银行和典当行在贷款过程中,为了方便借款人或在审核手续中存在善意过失,法官在审理和执行中仍应依法保护合法债权。如果贷款业务人员与债务相关人员存在恶意串通的过失应另当别论。例如:对于借款到期不归还典当债务者,又故意拒办延期手续,就不应当视为典当行的“过失”。此外,还有人以假夫妻、假父母等假共有产权人等欺诈手段骗取典当借款,这才是典当审核不严的过失,造成法院在民事上无法追索“抵押房产”兑现责任,但受骗单位为此要求法院移送公安机关追究骗贷者刑事责任是应该的。如此体现法律威严,才能减少骗贷案的发生率,以法律保护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
 
本文请各位相关人士指正。
 
 
联系电话:021-62271136    全国典当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周福亨
  2008年6月2号
  (中国典当网)
日照兴业典当有限公司